杭州有枚六年级小男生,学习成绩差差,一看书脑壳就疼。于是孩子精心专研菜谱,每天给爸爸妈妈做好吃的。但是妈妈越吃越窝火:你个小破孩儿做个毛饭呀,干吗不去搞芯片……不是,干吗不把学习成绩提上去呢?

为避免孩子在错误的做饭道路上越走越远,爸爸妈妈带孩子去看医生。医生诊断说:孩子的智力属中等偏下,还有注意力缺陷,所以学习成绩差差,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儿。

我小时,患有严重的读写障碍,因而产生了极强的危机感,感觉我这种人,说不定哪天就会被人类社会抛掉不要了,所以我得学会生存。

生存从做饭开始,每天放学,我就跑着回家,给全家人做饭。开始时全家人很震惊,但坐在饭桌前一尝,感觉口味比他们做的强,就愉快的接受了现实。

我的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天天拿着筷子,坐在餐桌边冲我吼:快点,咋这么笨呢?蠢死了你,人家快饿死辣……我就跟只柯基犬一样,挪动着小短腿,满头大汗的奔忙。

直到有一天,我坐在炉灶下——那时候没有煤气,是烧劈柴的——怎么也生不着火,反而炉灶里出现了怪事,咕嘟咕嘟往外喷水。

然后我爹对我说:你的饭已经做得可以了,扔到野外一时半会儿饿不死。再找点别的东西学学吧。

我看许多名家解释,感觉全都在瞎扯——因为他们没做过饭,没烹过小鲜,根本解释不清。

做过饭的人才懂,治大国如烹小鲜,说的是恰到好处。火候、调料、翻摆,差一点也不行。

做过饭的人才知道,火候多少,锅热几分,油倒几成,调料的配制与先后顺序,颜色、气味、翻炒力道与频率,差一点点都不行。

再后发现,事业营建,创业打工,企业管理,人际往来,男女约会,夫妻相处,孩子教育,邻里和睦,全都不过是一盘菜,油少许,盐少许,料酒适当……这里油的少许,跟盐的少许,根本不是一个少许。多少才叫适当?这些全是一种极微妙的感觉。

少年时岳飞投身抗金,狂斩金兵,迅速引起高层领导重视。老将宗泽非常器重他,夜半三更悄秘秘把岳飞叫来,要传他绝世阵法。

——存乎一心的心,不是你的心情,而是积蕴于人心之中万古不灭的智慧。岳飞不过是把战争当成一盘菜,盐少许,油适量,恰到好处的炒翻你。

华为公司里的数学家有700多人,物理学家800多人,还有100多化学家。人均年薪60来万。可知杭州父母担心孩子数学成绩,是有道理的。

但数学说透了,不过是固化成形的符号认知体系。就如同宗泽想要传授给岳飞的阵法。教给会用的人,当然是如虎添翼。但如果教给脑壳秀逗的人,最后的运算结果,铁定也是秀逗非常。

这位大哥数学老好了,就是找不着女朋友。都已经42岁了,再遇不到爱情,就得孤独终老了。

不管那么多,强森教授本着严谨求实的学术精神,主题教育工作会一口气向对方提出150个问题。对方的回答超级令强森满意。这正是,梦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正在俄罗斯打地铺。强森带着妹子回到马里兰,开始他们幸福人生。

但万万没想到,婚后,妹子的柔情似水不再,对强森横眉冷目,骂不绝口。不停的向强森要钱:money,money,money……强森忍着委屈,给对方办了个浪漫晚餐,不曾想妹子当着无数人的面,把一杯红酒泼他脸上。

啥意思呀?等强森回家,惊发现家里空空如也,所有的东西,都被俄罗斯妹子卖光了。

警察蜀黍对他说:教授,那啥,咱们美国人,最讲法律了。你听我给你普普法,在咱们马里兰州呢,妻子把家里卖光光,是完全合法的。你不服?不服你也可以跟着卖嘛。

这个故事,是公号《英国那些事儿》讲的。故事最后说,强森教授真心呼吁,美国最好出台个法律,保护他这类只懂数学,不懂爱情的善(ruo)良(zhi )人士。

讲强森教授,不是说美国的科学家都是傻瓜,大家赶紧排队去欺负。美国的学者个个比猴还精,强森只是个特例。

先说第一个,我们在院校里学到的,一定是旧的东西,过时的东西。就如同宗泽想要秘传岳飞的阵法,熟悉军事史的人知道,阵法是北宋人的最爱。之所以爱这东西,是因为北宋的战马供应被辽国和西夏切断。只能以步兵对骑兵,巨大的弱势憋出来个阵法,士兵排成各种离奇队形,再辅以兵车,对抗骑兵的冲击。这种情况到了南宋,环境发生根本变化,不再适用了。

但教育必然是落后于实践的,北宋的阵法曾发挥过作用,而且自成体系,这就构成了学术传承的基本要素。我们在学校学到的就是这种东西,曾经发挥过作用,而且体系化了,美国人讲和中国人讲没有区别,这又叫教育的标准化。

学习知识,其实就是要掌握实践的抽象原理,掌握把人生的经验,结构化的方法。古人说:道生万物,万物有道。前半句话是说,一切的现象,都不过是本质规律的表现。后半句话说,一切的表象,必然是遵循规律的意志。数学也好,做饭也罢,还是跑到俄罗斯带回个妹子,这些都只不过是事物的表象,一旦你掌握了恰到好处的节奏,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所有这一切都会让你得到幸福与快乐。反之,你不明白这个道理,就会做什么事儿都踩不对点,都是恰到坏处。那么你学数学会感觉到痛苦,做饭会感觉到委屈,妹子也会往死抽你。说到底,是你没有感受到生命的快乐,你不喜欢生活,生活也不喜欢你。生活中的一切都不喜欢你,数学不喜欢你,饭菜不喜欢你,妹子也不喜欢你,你说你还玩个毛?

孔子说,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意思是说,有些人有价值,让他们所掌握的知识,也产生出了价值。没价值的人,就算你把全人类的知识智慧都堆给他,他还是没价值,照样跟你抱怨教育没用。

所以,孩子喜欢做饭不是错。错误的是父母,未能及时的把孩子的技能展开,让孩子产生浓厚的生活兴趣,学到更多东西,进而发现不同事物的相同与相同事物的不同,获得恰到好处的生存能力。

五指有长短,脸皮有薄厚。人的天赋活化程度不同,有些人的专业知识天赋,先表现了出来,这就是学习成绩好的学霸。但你个学霸如果不抓紧补上生活的短板,学到死也只是个马里兰强森。有些人是生活能力先行被激活,如杭州的孩子,如果教育失当,这类孩子就会成为一个普通人,有天资有天赋但缺乏自信。如果得到环境鼓励,他们就会成为那种大器晚成的类型,事业家庭都有了,突然间发飙想学点什么知识技能。这种情况,是人类社会的常态,但发达国家人与人的涵容指数较高,这种行为多数会受到鼓励。发展中国家,人际涵容不足,否定者多支持者少,这就会耽误很多人。我们渴望更多的人能够懂得教育,能够以发达的观念看待孩子,无论孩子哪方面的天赋表现出来,一定要小心呵护,而不是瞎说什么孩子智力不足,如此类不懂教育、不尊重孩子个性成长,才是真正的智力缺陷,这是我们需要明白的常识。

以上就是关于" 任正非:中美贸易的根本问题是教育水平 "的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狮汇网!

免责声明:此页面内容包含的任何观点、行情、分析、报价等任何建议仅供参考,据此交易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