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故出自《战国策·燕策一》:“齐伐宋,宋急。苏代乃遗燕昭王书曰:‘夫列在万乘,而寄质于齐,名卑而权轻。秦齐助之伐宋,民劳而实费。破宋,残楚淮北,肥大齐,雠强而国弱也。此三者,皆国之大败也,而足下行之,将欲以除害取信于齐也。而齐未加信于足下,而忌燕也愈甚矣。然则足下之事齐也,失所为矣。夫民劳而实费,又无尺寸之功,破宋肥雠,而世负其祸矣。足下以宋加淮北,强万乘之国也,而齐并之,是益一齐也。北夷方七百里,加之以鲁、卫,此所谓强万乘之国也,而齐并之,是益二齐也。夫一齐之强,而燕犹不能支也,今乃以三齐临燕,其祸必大矣。”

这段记载说的是:齐国攻打宋国,宋国危急。从魏国来到宋国受到宋国善待的燕国间谍苏代于是写信给燕昭王说:“燕国处在万乘大国之列,却屈尊而服从齐国,这样,不但有损国家的名誉,而且也贬低了国家的声威;受齐国之命帮助他攻打宋国,真是劳民伤财。而且,灭了宋国,攻下了楚国的淮北,使齐国更为强盛。仇国强盛了而燕国却削弱了。以上这三种结果都是燕国的大祸。而大王这样做,是想要以此让齐国对自己消除忌恨又取得齐国的信任吗?但是,齐国并没有更加信任大王您,却更加忌恨燕国了。这样说来,大王讨好齐国,是完全做错了,劳民伤财,而自己却没有丝毫收益,灭掉宋国而加强了仇敌,使燕国世世代代遭受灾难。宋国加上淮北之地就相当于万乘之国,而齐国独吞了宋国和淮北之地,就等于又增加了一个齐国。九夷方圆七百里,再加上鲁、卫两国,这可以说是一个万乘大国。一个强大的齐国,燕国尚且不能抵抗,如果以三个齐国进攻燕国,那灾难可就大了。”

苏代向燕昭王出主意:大王想要转祸而为福,因败而为功,不如远尊齐国为霸主,深深地敬重他,派使臣和齐国结盟,焚毁所有诸侯和秦国建立邦交的符节,并以这样的谋略和诸侯盟约:“上策,是诸侯打败秦国;其次,是诸侯孤立秦国。”秦国受到孤立的威胁,坐以待毙,秦王一定深为担忧。秦国五代都使诸侯屈服,现在却屈居于齐国之下,秦王一定有这样的心意:如果能够使齐国处于困境,则不惜以秦国而取得胜利。大王为什么不派一名平民说客用“使齐国陷于困境”的说法去游说秦国呢?让他对秦王说:“燕国和赵国灭掉宋国加强了齐国,尊崇齐国却处在齐国之下,燕国和赵国并不认为对自己有利。没有利而卖劲地去做。为什么呢?是因为不相信秦王的缘故。现在大王为何不派一名可以信赖的人去和燕、赵两国联合?让秦之泾阳君与高陵君提前去燕国和赵国,对他们说:“秦国的政策如有改变,我们就分别留在燕、赵两国做人质。”这样,燕、赵两国就会信任秦国了。秦国立为西帝,赵国立为中帝,燕国立为北帝,立三帝来号令诸侯。韩国、魏国如果不听从,秦国就讨伐它;齐国如果不听从,燕国和赵国就讨伐它。诸侯谁敢不听从呢?诸侯都服从了,就率领韩、魏两国去攻打齐国,声明:“必须退还宋国的土地,而且要归还楚国的淮北。”退还宋地,归还楚国淮北,这是燕、赵两国共同的利益;并立三帝,这是燕、赵两国共同的愿望。利益,实际上获得了;求名誉,愿望也满足了。这样,燕、赵两国就像扔掉破鞋一样抛弃齐国。现在大王如果不联合燕国和赵国。那么,齐国的霸业必然成功。诸侯都拥护齐国,大王偏偏不肯服从,这样,秦国就要被诸侯进攻。诸侯拥护齐国,大王也拥护齐国,这样,秦国的声名就卑下了。大王不联合燕、赵声名就卑下,国家就危险;大王如联合燕、赵,声名就尊荣,国家就安宁。舍弃尊荣和安宁,接受卑下和危险,聪明的人是不会这样做的。”秦王听到这样的话,一定心如刀割。那么,大王为何不专门派一位善于游说的人,用这番议论说服秦王?说服的秦王,秦王必然进攻齐国无疑。联合秦国,这是重要的外交手段,进攻齐国,这是长远的国家利益。重视重要的外交手段,谋求国家的长远利益,这是圣明的君王应做的事。

实际上,苏代向燕昭王献策也不是为了宋国,而是为了燕国。后来利用齐国和楚国、魏国联合灭掉了宋国而伤了齐国的元气,齐国也被燕国联合诸侯灭掉了。

由于《战国策》记载的苏代的话“夫民劳而实费,又无尺寸之功,破宋肥仇,而世负其祸矣”,后来“尺寸之功”就成了成语。

例句:“臣学疏才拙,当少壮时,尚不能建立尺寸之功,况今老耄,筋力既竭,语言发喘,安能犯颜进说,动千乘之听呼?”(明代冯梦龙《东周列国志》)

以上就是关于" 源于商丘的成语典故 《战国策》尺寸之功 "的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狮汇网!

免责声明:此页面内容包含的任何观点、行情、分析、报价等任何建议仅供参考,据此交易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