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一季度,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外汇市场波动明显。6个月前,全球在大规模“流动性为王/现金为王”的危机模式下,对短缺的美元开始了疯狂厮杀,跨品种、跨市场、跨资产的暴跌一片狼藉,外汇市场也不例外。
商品货币:

澳元纽元受冲击最大

依赖大宗商品出口的国家,其货币受冲击最大,但反弹也最为猛烈。截至9月14日,在过去的6个月中,G7货币对中领涨的为商品货币澳元/美元与纽元/美元,涨幅分别为26%与17%。反弹主要原因是:受益于市场风险偏好情绪与中国经济的回暖,商品货币出现了强劲的反弹。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在澳大利亚铁矿石、煤炭和农产品等大宗商品的采购中占据主导地位,而中国工业已经反弹,是当前全球经济复苏的最大引擎之一。新西兰亦是如此。

观望后续走势,澳元与纽元的升幅恐将放缓。澳洲联储与新西兰联储并不希望看到货币继续大幅升值。澳洲联储主席洛威指出,货币政策委员会将继续考虑进一步的货币措施如何支持经济复苏。同时,中澳关系紧张恐影响经贸,波及澳元汇率。新西兰联储称,正准备额外的货币政策工具一揽子计划,并承诺未来会就政策工具和使用的时间进行明确的沟通。澳纽货币政策分化也值得关注,新西兰联储货币政策更为宽松,称正在考虑负利率,并且在量化宽松方面更加激进。两国央行利率和购债速度差异都支持澳元兑纽元走高。
欧系货币:

欧元英镑瑞郎走势分化

过去6个月中,欧系货币涨幅次于商品货币。欧元、英镑、瑞郎兑美元涨幅分别为11%、10%、8%。反弹主要原因是美联储向需要美元的外国银行提供了巨量流动性,为欧系货币的上涨提供了基础。

后续走势方面,与上述澳纽央行希望打压汇率升值不同的是,欧洲央行在汇率问题上的表态温和,对近期欧元升值表现出的担忧有限,显示欧洲央行采取实质行动的可能性并不大。决策者同意不对欧元升值采取行动,判断升值基本符合经济基本面,担心发出任何与美国打“汇率战”的暗示。因此,欧元仍有上升空间。对比鲜明的是,瑞士央行行长表示央行需要使用强有力的货币市场干预措施缓解瑞郎的过高估值压力来保护瑞士经济。英镑方面,未来三个月英镑兑美元的对冲成本升至5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假如危险资产遭遇重大兜售,再加上糟糕的英国脱欧成果,英镑的不确定性更大,有大幅下跌的可能性,走势也将与其他欧系货币出现明显分化。
日元:

政治不确定性推动日元走强

过去6个月中,日元/美元录得4%涨幅。总结近期日元走高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方面,在美联储新一轮方针抉择来临前,美元指数再度面对下行压力;另一方面,在日本自民党选出新党魁后,越来越多出资者押注菅义伟或许提前举行大选,以确保此后能有比较安稳的任期,来避免政府继续更迭,这增加了日本短期政治前景的不确定性,影响了避险需求,日元因此录得一波上涨。

关于日元的后续走势,在安倍晋三辞任首相后,日本央行在政策行动上可能会变得更加保守,并且将不急于介入汇率市场,可能推动日元汇价进一步走强。日元可能会因为安倍晋三辞职所带来的“政治不确定性”而面临压力。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和日本政府的债券购买计划是过去五、六年间日本政策的重要基石,对于任何一位首相继任者而言,政府刺激方面能否做得更多将是一个重要问题,财政政策和税务政策将会受到市场的高度关注。
整体外汇市场

交易量和后续走势

与第一季度的活跃度相比,第二季度外汇市场的成交量大幅下降。期货与期权成交金额为1020亿美元。零利率、居家办公以及整个市场去杠杆化的影响共同抑制了经济活动。此外,第二季度货币总体波动相当小,但期权交易员似乎在担心未来波动率的前景。到2020年6月底,许多货币期权的隐含波动率比新冠流行前高出约三分之一。

外汇市场参与者后续可能需关注:1、新冠疫情的差异:新冠疫情在一些国家似乎已经消退,而其他国家的新增病例继续上升。如果一些国家陷入第二轮疫情被封禁,而另一些国家没有,这会对外汇市场产生影响。2、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出现分化的可能性:在主要货币对中,各国第二季度的财政和货币政策非常相似。如果还有空间,大多数央行将利率降至零,并扩大资产负债表。财政政策还增加了公共开支和赤字,以抵消社交隔离的影响。随着各国经济复苏、疫情控制程度的不同,各国财政和货币政策可能开始出现分化,造成该国货币兑美元的汇率走势分化。

以上就是关于" 外汇货币时势分析 "的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狮汇网!

免责声明:此页面内容包含的任何观点、行情、分析、报价等任何建议仅供参考,据此交易风险自担。